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迅读网 >> 诡行天下 >> 第5章 来历与异象

第5章 来历与异象

黑色的小匣子适时地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白玉堂想走到桌边来,但是就见小四子眼巴巴地看着他……白玉堂回头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了展昭的手往回走……本想拽衣袖,一把拽了手腕子,不管了,拖回了桌边让他坐下了,自己也坐下来看黑匣子。

刚想打开,展昭阻止,“我来!”

白玉堂皱眉,展昭估计是担心还有毒气机关,别自己也中招,那可有趣了,两人抓瞎。

不过白玉堂当然不可能将匣子给展昭,他深谙机关之术,自然知道这么小的匣子本来也装不进多少机关。加了几分小心,轻轻打开……里头一没毒针、儿没毒气、不过最让人无语的还是……三没东西!

白玉堂皱起眉头,往匣子里看了好久,颠过来倒过去的,里头一样东西都没有只有空空的盒子。

“喂。”

展昭等得不耐烦了,问白玉堂,“里面是什么?别卖关子!”

“什么都没有。”白玉堂摇了摇头。

“啊?”展昭纳闷,“什么都没有?”

“就一个黑色的匣子,里头没东西。”白玉堂说着,将东西放到展昭手里,让他自己摸。

展昭摸来摸去,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沉木匣子而已,里头的确没东西,不止没东西,还没花纹。

“怎么会这样?”展昭皱眉,“大哥不可能藏个没用的东西……”

“让人拿走了?”白玉堂觉得可能别人先下手为强了,但是转念一想……

“不会!”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并且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展昭是本能动作,他看不着白玉堂,白玉堂可看得见他。展昭双眼如今少了份原来的灵气与偶尔闪过的狡黠,却多了一份茫然。

白玉堂单手轻轻托着自己的下巴靠在桌边端详展昭的眼睛,这种神情还是很少见的。展昭虽然长得很有些江南人的斯文,但骨子里头那份硬气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拿他这次眼睛受伤了还独自跑出来,就足以见他的性格远不是表面的那么温和,是在是很有种。

展昭听白玉堂不说话,不太确定他在干吗,伸手抓了一把,不偏不倚,摸着了白玉堂的脸……

白玉堂让开些,展昭愣了愣,心说入手感觉是这样子……灵光一闪,道,“唉,你别动!”

“干吗?”白玉堂不解。

“我记得你的脸,我看摸出来的感觉和我记忆中的一样不一样。”展昭说着,要伸双手过来摸白玉堂的脸。

“唉……”白玉堂握住他双手的手腕子,“这个……不用吧?”

“我下次摸人长相的时候好有个依据。”展昭说得很在理,白玉堂也不是个扭捏的人,想着……那就让他摸吧。

展昭将白玉堂的脸扳正了些,伸双手,轻轻缓缓地摸了起来。

白玉堂尴尬,看那儿都不是,想往别处看,展昭还将他的脸扳回来,“别动,老实些。”

白玉堂有些无力,展昭让他别动,他就只好近距离跟眼前人对视了……展昭自己是看不见一点不尴尬,白玉堂可看的清楚。展昭的脸就在眼前,一双手还在脸上摸来摸去……怎么感觉都是说不出的别扭。

一旁的小四子和箫良睁大了眼睛看着,心说——意想不到的进展啊!

展昭摸了一阵子,鼻梁的地方多摸了一下,白玉堂的鼻梁看着很高又挺,但是不突兀。可是如今上手一抹,感觉还是很突出的。展昭突然想起来,那像赵普脸上棱角那么分明,摸起来肯定层峦叠嶂的。

想着,展昭觉得有趣,还挑了挑嘴角。

白玉堂看得清楚,也不知道他笑什么呢。

“好了没?白玉堂是在受不住了,脸上痒全身不自在,忍不住问展昭。

“嗯。”展昭收回手,对小四子道,“小四子,来,给我摸摸。”

小四子跑过来,展昭将他拉到身边伸手在他脸蛋上揉揉捏捏,和刚刚白玉堂的手感真的不一样……一个是骨干一个是肉感,一个是排骨一个是包子……想到这里展昭又笑了起来。

白玉堂大致明白他笑什么了,摇了摇头,低头继续看那匣子。

“你为什么说不会?”展昭想起了刚刚聊着的正经事,就问白玉堂。

“如果是让人拿走了……那应该不会留下匣子让我们怀疑。还大可以将墙壁封死!”白玉堂看展昭,“你也这么想的?”

展昭点点头,“嗯,我哥留下东西,肯定有他的用意……只是这黑色的匣子,用来装什么呢?”

白玉堂也拿起匣子打量了起来,“匣子四面光滑,看来是经常使用并且有些年头的,里头有一些划痕……痕迹很新,看来是近期造成的。”白玉堂虽然平日不爱说话,但是为了能让展昭明白意思,只好将看到的都说出来。

“这么小的盒子,能装下的东西也很小吧。”箫良凑到一旁看,问,“会不会是首饰?”

白玉堂看了看匣子,道,“放下一个镯子应该刚刚好。”

“可以放药丸。”小四子说,“爹爹经常用匣子装药丸或者药粉。”

白玉堂觉得如果是药材应该有味道,就拿起来闻了闻,皱眉,“怪味。”

“什么味道?”展昭也接过来闻,皱起眉头,“嗯,檀香?”

小四子好奇,凑过来嗅了一把——阿嚏!

展昭将他抱好了,“别凑那么近问,这个比檀香还刺鼻些。”

小四子揉揉鼻子,道,“像是庙里拜拜的香。”

“的确像是庙里烧的香……”箫良又闻了闻,“比檀香稍微刺鼻些,又比庙里烧的香要好闻。”

展昭正在纳闷呢……一旁白玉堂突然想起了件事情,伸手拿过桌上自己的行李,道,“对了,想起来了!”

众人都看他,就见白玉堂拿出了一串念珠来,闻了闻,挑起嘴角一笑,递给展昭放到他鼻子底下,“闻闻!”

展昭一闻,立刻抓住了白玉堂的手腕子,“一闻之后点头,就是这味道!”

“嗯。”两个小孩子也都同意。

“这是桃木珠子。”白玉堂将珠子塞进展昭手里,“大嫂给我们每人都求了一个,知道这味道是怎么上去的么?”

展昭摇了摇头,不明白。

“这种念珠通常使用桃木做,放在自家祠堂里面,每日焚香念佛一个时辰,以示诚心,七七四十九天或者九九八十一天更有甚者念了好几年的,能保有平安。念珠因为长年放在焚香的佛堂里,就被熏上了这古怪味道。桃花木原本的香味很特别,混入了焚香的味道……就成了这个样子,比檀香刺鼻一些,比焚香又好闻一些。”

展昭一听也明白了,将念珠还给了白玉堂,白玉堂却挡住,“大嫂给你的,戴着。”

展昭有些不好意思,问,“大嫂念了多久了?”

“一年。”

展昭吃惊,心中也是感动,何德何能让卢大嫂念了那么久的经。

“你们也有。”白玉堂拿出了两串小的给了小四子和箫良,小四子那串上面还有一个桃木雕刻的小猪仔,非常可爱。

两个孩子都道了谢,美滋滋戴上。

白玉堂见展昭似乎很在意,就道,“大嫂娘家当年遇过难,死了不少人,如今有很多亲戚还是生死未卜,所以她十多年来每日都念经一个时辰。凡是她觉得值得交的朋友,都会连带帮他们念一串珠子,以保平安。”

展昭点了点头,玉堂帮他戴上了。

展昭伸手摸他手腕子,“你也戴了?”

白玉堂解开袖子给他摸了摸,的确有一串。

小四子和箫良又对视了一眼——脸也摸了,手腕子也摸了呢!

“匣子里不管藏得是什么……应该也是一样焚香很久的物件,划痕很新……会不会是最近放进去的?”展昭自言自语,“应该不会是大哥送祈福的东西给我……他不相信这一套,之前给他个护身符还丢了。”

“为什么?”白玉堂不解。

“跟大哥的身世有关系,大哥是娘亲天孕得的,也就是俗话说的鬼孕,听说过么?”

白玉堂皱眉,这说法的确是听说过的,所谓的鬼孕,说的是妇人未婚有孕,而仍然是处子之身,据说是与那鬼魂交合后有孕的……民间通常的法子是放火烧死。然而这种情况大多是骗人的,谁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

“大哥的娘亲是我家的邻居,单身妇人,也不知道来历,日日纺纱,日子过得清苦。娘时常周济她,一来二去熟了就成了好友,但是左右邻里都不怎么喜欢她。”

“为何?”白玉堂不解。

“这个不清楚。”展昭摇头,“我是听后来娘偶尔提起才知道的,至于原因娘一直没说过。”

“你大哥没父亲?”白玉堂不解。

“这个真不知道,有人说他是江洋大盗,也有说是我爹的好兄弟,众说纷纭。但他娘始终没说过。后来他娘无处可躲,就来我家求我娘,如果被发现了,母子俩就都别想活了。娘收留她让她在家里安胎,并且骗外人说自个儿有喜了,后来孩子生下来,就说是我们家的孩子了。”展昭说着,轻轻叹气,“大哥出生后没多久,他娘突然不辞而别了,再也没有回来。天下没不透风的墙么,邻里有几个喜欢嚼舌的妇人乱传话,不知道怎么的大哥就成了鬼子,年幼时时常被欺负,我就是见他被打才立志练武的。所以他这辈子最恨魑魅魍魉之类的东西,连带着佛祖菩萨都不信。”

白玉堂倒是有些意外,展昭他大哥还有这么离奇的一段身世。

随后,展昭坐在房中拿着匣子发呆,小四子和箫良倒头休息,白玉堂在屏风后面洗澡。

他这两天为了找展昭一直日夜守候,还真怕错过了,展昭知道这人向来爱干净至极,还真难为他了。

房中安静,唯独哗哗的水声传来,小四子在床上趴着睡不着,见石头在身边犯迷糊,就对它呲牙做了个鬼脸,石头像是领会错了意思,转身就往屏风那儿跑……

“嘭”一声,屏风让石头撞翻了……直接倒向了里头……

白玉堂正在屏风后洗澡呢,就听到“轰”一声,屏风当着自个儿的面倒了下来,赶紧伸手一挡……屏风往一旁倒下了,摔到在地。

石头看到自己闯祸了,赶紧钻进了一旁小四子他们的床底下。

箫良也醒过来了,展昭更是一愣,唯独小四子也和石头一样知道闯祸了,蒙头钻进被子。

“怎么了?”展昭问。

白玉堂叹气,“你手边的包袱里头有衣服,帮我再拿一件,这件落地上了。”

“哦。”展昭去翻白玉堂的包袱,他也不知道小四子和箫良醒了没有,站起来拿着包袱过去,“我给你拿过来你自己挑。”

“嗯。”白玉堂点头,抹了抹脸上的水在浴桶壁上趴着等待。

见展昭过来了,提醒他小心脚下。

展昭小心探了几步,顺利走到浴桶旁边,将手伸过去,白玉堂接过,拿衣服。

展昭想去扶屏风,白玉堂将里衣往身上一披系上腰带,“我来!”

“哦。”

展昭听到出水声知道白玉堂出来了,就往后退……他看不见也没方向感,就往白玉堂跟前退。

白玉堂想让他吧,他肯定得撞上浴桶……于是只好站着不动还提醒他一句,“要撞上了。”边想去扶他。

展昭一惊,赶紧一回头,换了个方向,回转得也猛了些……

展昭回头,白玉堂正往前,刚刚好撞了个满怀……展昭就感觉前胸湿漉漉……湿漉漉。

白玉堂挺尴尬,赶紧扶起了原地打转的展昭,“别动!”

展昭也意识到自己站的位置可能不对,僵在原地不动。

白玉堂先扶起了一旁的屏风,伸手拉着展昭到床边坐下,尴尬地穿了外衣,却见展昭突然侧着耳朵问,“是不是有老鼠?”

白玉堂先想到了自己,觉得展昭应该不是在说笑,就又看了看,石头眨眨眼——不是它叫。

“没……”白玉堂似乎也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嘘。”展昭皱起了眉头,问,“什么声音啊?”

白玉堂正纳闷,就听到楼下传来了尖叫声。他赶紧到窗户边推开窗一看,皱眉……

“啊!”箫良和小四子都吓了一跳,就见街上行人四散奔逃,成千上万的灰色水耗子铺天盖地跑过……从北街往南街冲过去。

这时候,就听到有人大声喊,“水鼠出河啊,大灾要来了,大灾要来了!”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xunread.com)诡行天下迅读网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迅读网

猜你喜欢: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深夜书屋诡行天下尸王小道长旱魃神探魔临鬼眼金睛云疆古煞之巫葬人小鬼大神魂之判官鬼气复苏时代的氪金生活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完本推荐: 家养小首辅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我养的反派都挂了[快穿]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真实电影全文阅读暴力和亲指南全文阅读农家恶妇全文阅读糖都给你吃全文阅读提灯照河山全文阅读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全文阅读非爱不可全文阅读天师不算卦全文阅读门越来越小[快穿]全文阅读亡迹全文阅读别过来全文阅读网王——七月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说好要杀我的人都看上我了[快穿] .全文阅读综琼瑶—善气迎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撒娇福晋最好命冷宫娘娘有喜啦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农门娇俏小厨娘首富小村医重生嫡女悍妻超强兵王在都市神医凰后穹顶之上超脑太监驸马要上天明天下宋先生你又装病狂霸天神麻烦请叫我上仙画春光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仙师无敌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猛卒三寸人间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都市剑说铁血特种兵之最强军魂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金粉冥王退休计划超品命师史上第一密探承包大明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迅读网移动版 - 迅读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