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迅读网 >> 跨界演员 >> 第 34 章

晚上, 剧组为杨斌举行杀青派对。

大厦顶层的宴会厅,挑高大穹顶, 玻璃天窗透着星光点点, 酒吧式布局,灯影幽暗, 几十束纤细的追光循环扫荡。

有舞池,有舞台,满场流动舒缓的爵士乐, 边上是冷餐区,刚上过一轮顶级生蚝,香槟塔摆了八层高。

人来得很齐, 但不比开机宴龙飞凤舞, 女演员的裙子甚至不如脚下的地毯糜艳。不过胜在氛围放松,大家的心情都不错。

陆文端着一杯红酒, 薄唇一抿浸润舌尖, 尝出品质一般般,之后便掐在手里充样子, 半口也不碰了。

他四处晃, 经过长长的甜品桌遇见仙琪, 对方一手拿着空盘子, 一手握着小包。他停下,绅士又痛快地说:“我帮你夹, 吃哪个?”

仙琪回道:“哪个也不吃。”

陆文转瞬没了风度:“那你瞧半天, 看景儿呢?”

仙琪说:“你懂什么, 吃一口就胖死了,我可是清纯女明星。”一段日子相处,彼此熟稔许多,“你要不要吃,我帮你夹。”

“我不怕胖吗?”陆文的偶像包袱不输任何人,“我可是英俊男明星。”

仙琪“嘁”了一声,小包一甩,倍儿无情地跳舞去了。

陆文兴致阑珊,赏心悦目的餐点勾不起他的食欲,也没有落座高谈阔论的欲/望,他四处晃,最后停在墙边欣赏华丽的油画。

一旁是高高的厅门,两扇对开,黄铜刻的兽首门把,被两名服务生一齐拉开。

甭管是台前的演员或是幕后的班子,人差不多到齐了,这时姗姗来迟,引得周遭一圈人引颈,巴望是哪位大腕儿。

陆文也不例外,偏头投去一记眼光。

门中央,瞿燕庭款款步入,头发抓得微蓬,露出光洁的前额,一进门在边侧暂停,将长款大衣脱下交给服务生保管。

里面是一件珍珠色的轻亚麻衬衫,晚礼服款,柔软又松垮。欧式浪漫主义诗人喜欢的大开角翻领,只覆住半截锁骨,绕颈两条细带代替领结,没挽花,轻飘飘地垂在胸前。上松下紧地穿了一条修身长裤,纯黑色,配一双黑色天鹅绒的吸烟鞋。

除了银色的雕花腕表,瞿燕庭没佩戴任何首饰,他又素净又倜傥,走动时衬衫轻盈地向后飘,若隐若现地勾勒出一点腰身。

在场多少男女看呆,自觉地让开路,展颜问候一句“瞿编”。

瞿燕庭一路颔首穿行,嘴角漾开一抹,勾着惯有的矜持,任树在前面叫他,他走过去,踏入舞池正前方的环形卡座。

乐队换了一支曲子,悠扬悦耳,陆文有一搭没一搭地踩着节拍,他走到舞池一角,灯光扫不到,有股暗中监视全场的快/感。

“燕庭,迟到了啊。”任树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杨斌是有奖有誉的老戏骨,抱恙在身坚持拍摄,杀青宴亲自打了电话邀请,不露面太不懂事。瞿燕庭拎着一只小袋子,递过去:“买东西耽误了,杨老师别介意。”

“给我的?”杨斌接住,“瞿编太客气了。”

瞿燕庭赴宴前百般磨蹭,迟了,既然迟了,半路买份礼物,好歹不那么理亏。他腼腆地笑笑:“庆祝您杀青,辛苦了。”

任树从托盘中拿一杯酒给瞿燕庭,一起敬杨斌一杯。瞿燕庭浅啜一口,关心道:“杨老师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杨斌洒脱地说:“我给自己放寒假了,天一冷,呼吸道就受不了,腿也疼。”

任树道:“那您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千万保重身体。”

“哎,我去海南待几个月。”杨斌拍任树的手背,透着亲切,“为了让我早点离组,我知道你费心,谢谢啦。”

任树不敢抢功:“这次的决定权不在我,我问燕庭行不行,他一口答应,连夜把戏改好才能提前拍的。”

杨斌立刻举杯:“瞿编,多谢多谢,这杯我敬你。”

“您太见外了。”瞿燕庭这一次饮尽,轻轻抿掉唇上沾染的酒液。

入场,寒暄,来往推杯换盏,瞿燕庭实则难捱得如坐针毡。他特意问过场地,得知在容纳众人的宴会厅,一路上数不清深呼吸了多少次。

他打扮过,希望考究的衣物能矫饰他的紧张。

喝掉一杯酒,问候过,瞿燕庭堕入沉默,任树和杨斌怕冷落他,时不时抛来一句。唯一的安慰是光线较暗,模糊了他接腔时的勉强。

影影绰绰中,舞池边走过来一人。

陆文神态悠闲,端着酒杯来祝贺:“杨老师,杀青快乐。”

杨斌回道:“小陆,要你赶个大早开工,辛苦喽。”

陆文敬完没有离开,掏出手机问:“杨老师,能合影留念吗?”

“来,”杨斌欣然答应,“咱爷俩多拍几张。”

陆文绕过黄铜茶几,从瞿燕庭的膝前经过,坐在杨斌旁边拍了几张照。拍完没走,待杨斌和任树继续说笑,他平移到瞿燕庭的身边。

陆文远远地瞧,瞿燕庭坐在半环形的金色丝绒沙发上,靠背高过头顶,离其他人稍远,孤独,不安,仿佛置身一座荒凉的流沙岛屿。

所以他觍着脸过来,光线这么差,合影不过是幌子,只为做一堵风雨不动安如山的人墙。

一旁高大的身躯挡着,瞿燕庭逐渐放松下来。

这两天太纠结,此刻伴着音乐、酒水,陆文想逃避一时,什么都不去想。沉默显得格格不入,他扭头,冲瞿燕庭咳嗽。

空酒杯在掌中旋一圈,瞿燕庭默不作声。

陆文瞥那只杯子,玻璃上有一道浅浅的痕迹,是瞿燕庭湿凉的手汗,他问:“瞿老师,你不舒服?”

瞿燕庭摇摇头:“没有。”

陆文穿着一身西装,将胸前的口袋巾抽出来,往瞿燕庭的虎口里塞,同时抽出酒杯,说:“擦一擦。”

“谢谢。”瞿燕庭有种被识破的窘涩。

陆文放下酒杯,没从托盘里拿一杯新的,在零食碟抓了一把奶油爆米花,单手捧到瞿燕庭面前:“吃口甜的吧。”

一支舞曲奏响,优雅又老派,剧组的年轻人纷纷退出舞池,陶美帆拎着裙角现身,朝卡座这边招手要一个舞伴。

陆文作势起身:“陪我妈跳舞去。”

“别去。”瞿燕庭抓住陆文的手腕,他怕身旁落空,克制又急切,“就待在这儿……哪也别去。”

陆文压根儿没想动:“哦。”

瞿燕庭反应过来被二百五诓了,用力地狠狠一捏,陆文疼得龇牙,把爆米花甩得七零八落。

这工夫任树走进舞池,牵住陶美帆的手献舞一曲。

气氛逐渐升温,舞台打亮,不少人冲上去唱歌,有变成卡拉OK的趋势。陆文也想上去唱,为了瞿燕庭,只好老实地当听众。

大家玩嗨了,陶美帆等一干演员过来,给杨斌敬酒。瞿燕庭往边上挪,脊背打得笔直,在众目睽睽下拗出一份得体。

有人起哄:“杨老师唱一首!杨老师唱一首!”

杨斌豪爽登台,时髦地唱了首流行歌曲,还有rap,把大伙给震惊了。氛围正好,他指点台下:“导演来一首,不过分吧?”

任树叫苦:“我刚跳完舞!气儿都没喘匀!”

“那你点一个!”杨斌大手一挥,“点个腕儿够的!让他替你唱!”

卡座周围密密麻麻,任树灌了一杯酒,微醺,兴奋,一扬头冲着瞿燕庭嚷:“瞿编的腕儿够不够!”

瞿燕庭眼皮猛跳:“我不行,我唱不了。”

“少来!”任树高声道,“瞿编来一个!”

瞿燕庭擦干的手心霎时湿滑一片,捧场的,起哄的,周遭激动的人声将他淹没。牵在嘴角的笑容那么单薄,摇头也像是欲拒还迎。

陶美帆亲自请他:“瞿编,来一首吧!”

杨斌在台上递出话筒:“瞿编,就当为我送行!”

陆文离得最近,觉出瞿燕庭神情微妙,不是尴尬,是一种近似胆怯和不适的状态。

莫非瞿燕庭五音不全,怕出丑?他愿意做骑士,奈何他不够资格。

瞿燕庭在满目期待中起身,这样欢愉的场合,老前辈亲自请他,他何苦扫兴,只能负着浃背的汗水扮一场落落大方。

瞿燕庭登上一尺高的理石台,接过麦克风,说着契合身份的漂亮话:“那我献丑了,庆祝杨老师杀青,希望以后再度合作。”

灯光黯淡,小光束缓缓地扫。

一段淅沥的雨声响起,前奏流淌而出。

瞿燕庭低垂眼眸,轻轻慢慢地开口唱:“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里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粤语的《约定》,瞿燕庭清澈冷淡的嗓音唱出来,像湛蓝的天空里拉扯一条云线,缠绵,干净,久久不曾淡去。

陆文听得出神,忽略四周的光景,闻不到红酒的气味,手中的玻璃杯变得很轻。

无数画面从他脑海闪回,6206号房门,漆黑的小巷,第五棵树下朦胧的光,滚烫的粥,出租车窗上映照的侧脸……瞿燕庭在葡萄藤下微红的眼眶。

他什么都忘了。

一曲结束,掌声鼎沸,瞿燕庭磊落从容地走下台,而身后,衬衫凉凉地贴在背上,无人知晓他的狼狈。

任树喘匀了,接棒唱下一首,又涌起一波叫好声。

瞿燕庭没回卡座,避开人群朝外走,像一只落单的孤雁,他始终抓着陆文塞给他的口袋巾,抚过额头拭去一排冷汗。

他离开了宴会厅,匆匆地,甚至来不及拿回大衣,只想躲起来一个人待一会儿。

瞿燕庭拐入洗手间,进最里面的隔间内,锁住门,在马桶盖上坐下来。他弯着腰,双肘撑在大腿上,抬手捂住了眼睛。

他心绪颓然,指尖插/入发丝,将抓好的发型弄乱了。

皮鞋跟的声音很响,有人进来,止步在外面的化妆间,很快又出去了。洗手间内安静冷清,再无人进出。

整整四十分钟过去,瞿燕庭躲在隔间里,落了汗的身体有些冷,但一寸寸松弛下来,精神不那么紧张。

做个深呼吸,瞿燕庭开门出来,洗手,烘干,走到洗手间门后,他听见外面的说话声。

“不好意思,不能进去。”

“不是维修,但真的不能进去……”

“您去那边的洗手间吧,给您添麻烦了。”

“真的抱歉,拜托去那边的吧……”

是陆文的声音。

所以无人进来并不是幸运……瞿燕庭拉开门,入眼是陆文堵在门外宽阔的背。他的胸口忽然很胀,滋味难鸣。

“陆文。”他叫他。

陆文转身,他有许多不明白,但什么都不问,避开一切会让瞿燕庭不舒服的话题。“瞿老师,”他直接道,“你想回派对,还是先走?”

瞿燕庭说:“我想先走了。”

“好。”陆文没有征求意见,他既然追出来,就说明不放心,“我陪你一起。”

陆文不给瞿燕庭反驳的机会,随手一指:“我去取外套,在雕塑那儿等我。”

瞿燕庭道:“好。”

似乎怕人会偷偷跑掉,陆文见瞿燕庭握着他的口袋巾,拍拍胸前:“我等会儿要塞兜里,回来前,帮我叠成多角形。”

大厦顶层是极简风格,略微空旷,瞿燕庭立在雕塑下,认真地折叠手中的布。

等候不多时,陆文挽着他的大衣回来了。

两个人相距十几米,陆文向前走,无法判断靠近瞿燕庭的每一步究竟是对是错。

他明明应该躲,却选择了追。他应该置之不理,却接二连三地动摇心旌。

陆文难以控制,瞿燕庭孤坐在沙发上,站在灯光幽暗的舞台,落在熙攘的人潮里,此刻等在那一尊冷冰冰的雕塑下……都让他想起涌动的深蓝色池水。

瞿燕庭沉入池底,像一捧浸没水中消融的雪,让人想捧起来,又害怕抓不住。

陆文加快了步子。

最后半米远,瞿燕庭叠好了,迎接般迈出一步。

不待他把东西递上,陆文奔到近前,扬臂抖开大衣,将他紧紧地裹住了。

喜欢跨界演员请大家收藏:(www.xunread.com)跨界演员迅读网更新速度最快。

跨界演员最新章节 - 跨界演员全文阅读 - 跨界演员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跨界演员 迅读网

猜你喜欢: 国民校草是女生上司总是撩我撩我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小祖宗单行道子夜鸮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这题超纲了非爱不可蜜芽的七十年代影后成双[娱乐圈]以后少来我家玩FOG[电竞]重生和情人闹分手跨界演员子夜十写文我超凶的![快穿]长水村种田手札甜妻高不可攀我只想安静退个休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这个绿茶我不当了他那么撩白日梦我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完本推荐: [综]明光全文阅读贫僧全文阅读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戏精女王全文阅读最后一案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独占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三部)全文阅读侯门纪事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归魂(gl)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我只想安静退个休全文阅读网王——七月全文阅读他从火光中走来全文阅读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全文阅读[网王同人]博君一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汉阙掌欢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超神制卡师重回一九九四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家有医妃出墙来一不小心就无敌啦末日终战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网游之仙朝霸业超脑太监万古神帝狂霸天神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斗罗之蓝电永存男神投喂指南诸天最强女主每天都在维持大佬人设逍遥医少在都市长水村种田手札盛唐小园丁飞鸟纪元猛卒佛系少女不修仙云起天歌凤策长安大虞奇侠传承包大明天下第九

跨界演员最新章节手机版 - 跨界演员全文阅读手机版 - 跨界演员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跨界演员 迅读网移动版 - 迅读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