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迅读网 >> 跨界演员 >> 第 57 章

陆文洗完脸回来, 走到平摊在地上的行李箱前,蹲下抹护肤品, 瓶瓶罐罐一顿操作, 克制着向往床畔的余光。

拧开日霜盖子,他克制不住了, 问:“瞿老师,你抹东西了吗?”

瞿燕庭回答:“没有。”

“那可不行,大冷天的。”陆文起身到床边, 用指尖挖一块面霜,待瞿燕庭抬头,直接抹在那两片脸颊上。

瞿燕庭拿着书, 指甲在书脊上刮, 视线一动不动地仰看着陆文。太难忽略了,陆文被盯得发毛, 问:“干吗?”

“这本书。”瞿燕庭不连贯地说, “有一页折角了。”

陆文暗道,既然提起, 说明看到了那首情人之歌, 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别人告诉他的, 于是稀松平常地说:“哦, 读到好词好句我习惯折起来。”

瞿燕庭抱有怀疑:“你不是没读吗?”

陆文装逼道:“我那是逗你一乐,出发的飞机上我就读了, 你真以为我是文盲啊?”

床被尚未整理, 在身后冒着体温残存的热气, 瞿燕庭静默了几秒,语调变得温吞:“你昨晚都干什么了?”

陆文拧盖子,说:“我能干什么啊。”

“我是说,我睡着以后,”瞿燕庭重复道,“你干什么了?”

陆文神情放松,却把盖子拧得比罐头还紧,发挥了天赋异禀的演技,说:“我给你揉了揉腰,你不是说腰疼么,今天好点了么?”

瞿燕庭恍惚想起来,入睡前对方的确给他按摩过,回答:“好多了,谢谢。”

“嗯。”陆文体贴道,“那我就放心了。”

瞿燕庭难以顺利地问出口,张张嘴,憋出面红耳赤的迹象:“除了这些,你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这句话听得人百爪挠心,连心虚都忘了,陆文低头痞痞地说:“瞿老师,你还想让我做什么,列个清单,我今晚满足你。”

瞿燕庭败下阵来,推开面前这根不着四六的柱子,恰好曹兰虚在楼下喊他们吃饭,他立刻开门出去了。

陆文呼口气,踩风火轮似的在地板上踱了一圈,等躁动的情绪沉淀些许,把遗落的书放在床头。从今天起,他最喜欢的作家从纳博科夫变成纪德。

下楼前,陆文铺了铺床,枕头摆整齐,那只润唇膏被他随手塞进羽绒服的口袋。

担心下雨,早饭在堂屋吃的,比平时丰盛,曹兰虚还隆重地穿了一件红线滚边的对襟唐装。这几天事情多,原来明天就是除夕了。

“大灰,吃完饭扫院子。”

“不扫。”陆文拒绝得干巴脆,夹小菜时故意碰瞿燕庭的箸尖,“我今天要做戒指。”

曹兰虚说:“今天又不录。”

陆文呼噜一口粥:“谁管他录不录,我急着送人呢。”

曹兰虚尚不知瞿燕庭的全名,没联想到,问:“你人在古镇,怎么送?”

“快递。”陆文说,“陆通,面对面交付。”

曹兰虚没听懂,又问:“送你对象的?”

陆文答非所问:“曹师傅,你境界太高了,一辈子打光棍儿,我可不行。”

曹兰虚:“年纪轻轻就不行了?”

“靠。”陆文撂下筷子,“老不正经的,我不跟你说了。”

瞿燕庭埋头默默地吃,假装与自己无关,感觉一旦不压制着,陆文就像条脱了缰的野狗,牙尖嘴利脸皮厚,说疯就疯。

曹兰虚也累了,扭头关心正常人:“编剧,你有什么安排?”

古镇上年味很浓,各色习俗在都市里都见不到,瞿燕庭说:“我想在镇上转转,收集些资料。”

“也好,不过不着急。”曹兰虚道,“明天镇上开集市,还有街宴吃。”

陆文附和:“对,先陪我做戒指呗。”

吃过早饭,陆文拽瞿燕庭进作坊,宽大的木头桌子铺着皮革毯,机器和工具摆列开,等曹兰虚指导操作。

陆文剪下一条粗棉线,说:“瞿老师,我要给你量尺寸。”

瞿燕庭在桌角那边看书,伸出一只手,等无名指被棉线圈住后才抬起头,他说:“我要戴在中指上。”

陆文捏着线,心思好像被猜透了、戳破了、婉拒了,徒留一阵落空的尴尬,不死心地问:“为什么?”

瞿燕庭没有考虑原因,现想了一个:“竖中指的时候比较夺目。”

“……你就诓我吧。”陆文不情不愿地解开棉线,往瞿燕庭的中指上套,量好尺寸继续下一道工序。

今晚《乌托邦》将播出第一期,官微发布一条嘉宾的预告照片,九宫格中已经没了靳岩予的影子。之前“灰灰兄弟”那则预告片没有删,播放量高得吓人。

陆文好奇地说:“瞿老师,你猜第一期节目会不会删掉靳岩予的镜头?”

“应该会减少,但不会减光。”瞿燕庭说,“这档节目剪辑时间紧张,临时重剪也来不及。”

陆文倒希望别剪,让观众仔细看看,他和靳岩予穿一样的衣服到底谁更帅。思及此,他问:“瞿老师,你看过预告片吗?”

“嗯,看过。”

“怎么样,你觉得谁更帅?”

“还有脸问。”瞿燕庭头疼地说,“我评论了一句你比他帅,被靳岩予的粉丝骂了七八千条。”

陆文貌似看过那条评论,当时在热评前三,是个没头像的新用户,他震惊道:“竟然是你!你为了我连挨骂都愿意?!”

瞿燕庭解释:“别自作多情……我就是试一下评论功能。”

正说着,陆文的手机收到一条微信,是孙小剑发来的临时录制公告,嘉宾少了一位,节目在紧急洽谈新嘉宾,还没落实。

这种救场的活儿没人乐意接,何况正值春节,档期也很难调整,陆文八卦地问:节目组找谁了?

孙小剑:据说谈了好多人,大多是青年演员,因为流量都不肯接靳岩予的棒。

毕竟嘉宾来了要同组相处,陆文刨根究底:节目组什么意向?

孙小剑:他们的意向你认识,阮风。

陆文:我操!我支持!

孙小剑:这事阮风是唯一一位公开挺你的明星,靳岩予退出了,网上希望他加入的呼声特别高。节目组也会打算盘,请阮风来,你们自带友情看点,还有利于口碑的回升。

陆文:那就请小阮来啊!

孙小剑:遗憾的是,阮风那边貌似推了。

陆文把这件事报告给瞿燕庭,但瞿燕庭极少插手阮风的工作,反应淡淡的,像听了一件隔壁二虎子的闲事一样。

陆文不指望这位哥了,翻到阮风的号码,亲自拨过去。

四声后接通,阮风干净好听的嗓子远隔千里传出来,仍旧那么嘴甜:“陆文哥,你怎么想起打给我啊,过年好过年好!”

陆文开门见山:“小阮,我拍真人秀呢,听说节目组向你邀约了?”

“对啊,找了好几次,我让经纪人推了。”

“为什么?”

“我才不捡靳岩予剩下的。”

陆文苦口婆心道:“这怎么能算他剩下的,是他被淘汰了。再说,岚水山清水秀,美女如云,小狗可爱,师傅慈祥,你就当旅游嘛。”

阮风说:“原来你喜欢看美女?”

陆文一凛,朝桌角那边偷瞄:“别瞎说,你到底参不参加?”

“哎呀,真不行。”阮风道,“我每年春节都不开工,就是春晚也不去,我要回家陪我哥过年!”

陆文“哦”一声:“可你哥就在我旁边。”

瞿燕庭眉梢微动。陆文把手机递过来,按下免提,阮风的声音立刻跑出来:“哥?哥你在岚水古镇?”

“嗯。”瞿燕庭应。

阮风问:“你是去找陆文哥的?”

陆文主动答:“是我装可怜把瞿老师骗来的。”

“哥,”阮风道,“那你明天回家吗?”

瞿燕庭说:“暂时不回去,我要在镇上为剧本找点资料。”

陆文趁机道:“小阮,你答应参加吧,来陪瞿老师过年。”

“切。”阮风说,“他都有你陪了,哪还记得我这个亲弟弟。不聊了,上春晚去了!”

瞿燕庭没来得及回嘴,手机里已成忙音。

下午,陆文专心致志地做戒指,比想象中难多了,好几个钟头没离开过作坊。瞿燕庭出门逛了一圈,路过一家办喜事的,被人硬塞了一包糖。

天擦黑,陆文的戒指堪堪完成,明天抛光收尾,就可以送出手了。

楼上卧室亮着灯,瞿燕庭抱着电脑盘腿坐在床上,在整理拍的照片,窗外偶尔有炮竹的响声,调静音的手机时不时收到拜年短信。

又来一条,发信人是陆文,刚看清“祝您新的一年”几个字,屏幕灭了。

陆文推门进来,哼着歌去换衣服,群发后的手机扔在床上,催命似的响起来,蹦出十几条微信。

“绝对是我哥们儿。”陆文换好家居服把夜袍一披,上床打开微信,果然是四人群的消息。

除夕在家吃团圆饭,所以他们每年前一晚要聚会,陆文今年不在,先把互相攀比的红包收一收,然后迫不及待地问:你们在干吗?

苏望:在一起。

陆文琢磨,顾拙言的另一半应该回国了,难道不二人世界?没等他输完第二句话,连奕铭的视频邀请先发了过来。

耳机不知道扔哪了,陆文说:“瞿老师,我视频会打扰你吗?”

瞿燕庭无所谓:“没关系。”

陆文马上接受,一闪,屏幕赫然出现三个男人,看背景是在苏望家里。他涌起强烈的思乡情:“我不在你们还聚!散了,等我回去再聚!”

连奕铭说:“我们在电视上看你。”

苏望:“文儿,你现在真的很火,我公司前台小姑娘还聊你呢。”

陆文:“聊我什么?”

苏望:“说你好酷,我笑了。”

连奕铭:“真的好好笑。”

陆文从床上下来,决定还是找一下耳机,不然这帮孙子什么屁话都说,被瞿燕庭听见太没面子。

他转移话题:“顾拙言,你哑巴了?”

顾拙言:“哦,新年快乐。”

陆文:“你丫敷衍谁呢?哎,我发现你一直没看镜头。”

顾拙言:“你有什么好看的?”

陆文:“你拽什么,你不是说凡心回国过年么,你不用陪他?”

顾拙言:“我哪敢。”

屏幕里伸来一只手,画面晃了晃,随后多了个人,陆文不记得要找耳机,高兴地拔高音量:“凡心,你也在啊!”

庄凡心捧着碗刚洗好的草莓,乐呵呵地笑:“陆文,能不能帮我要涂英的签名,我爸是她影迷。”

陆文:“小意思,我还没感谢你教我画设计图呢。”

庄凡心:“你说送朋友,送了吗?”

陆文小声说:“预计明天送。”

庄凡心:“明天怎么送,难道你们在一起?”

顾拙言:“你一来就刨出个重点。”

陆文就在屋当间站着,吞吞吐吐回答不出来,手机里八卦、起哄和打情骂俏融合在一起,比远处的炮竹声更热闹。

而他这里有多红火,床上那边就有多冷清。

瞿燕庭并未关注陆文和朋友在聊什么,整合完资料,他觉得闷,披上毯子下了床,搬着椅子在窗户前坐下。

老式的木窗,瞿燕庭将两扇一并推开,寒风吹进来,外面是一条张灯结彩的小街。剥开糖纸,他含了一颗偶然得到的喜糖。

房中安静了一瞬,手机里的四个人同时噤声。

几秒后,苏望大胆地说:“你背后刚才过去一个美男。”

连奕铭:“我认为不是经纪人。”

陆文急忙掉头,免得又暴露什么,一抬眼,越过手机看见瞿燕庭守在窗边的后影。形单影只,头发被吹动,仰着头不知在瞧哪里。

他说:“是我朋友。”

连奕铭:“你过年都要在一起的朋友正在和你视频。”

顾拙言:“是不是那位编剧?”

苏望:“为什么在你房间?”

连奕铭:“不会要潜你吧?”

话都被别人说完了,庄凡心:“天哪。”

陆文服了这帮人,没想好怎样解释,上次聚会的画面先一步浮现脑海,商量好的,面对潜/规则不要假装有女朋友……

苏望也记起来了:“宝贝儿!干爹想你!”

陆文险些把手机砸了,骂道:“去你大爷的!不他妈聊了!”

只有顾拙言在笑:“不聊就不聊吧,别耽误大明星正事。”

陆文说:“庄凡心,我宣布你顶替我加入他们,老子退出了!”

画面一通笑闹,陆文关闭视频,把手机随手一扔。他很窘,很难为情,也很忐忑,不清楚瞿燕庭听见了多少。

陆文走过去,反身靠住窗台站在椅子旁边。

瞿燕庭似乎在发呆,迟钝地抬起头,说:“结束了?是不是我在这儿,你不方便?”

“没有,你不嫌我吵就行。”陆文感觉对方的脸颊鼓鼓的,“你在吃什么?”

瞿燕庭从兜里掏出一颗糖,陆文接住,剥开丢嘴里,是有点劣质的水果硬糖,齁嗓子的甜。他问:“瞿老师,是不是想家了?”

瞿燕庭摇摇头,有家人才是“家”。

陆文说:“你都怎么过年?”

“小风来,就一起吃饭,看电视。”瞿燕庭道,“他来不了,我一个人就算了。”

陆文屈膝蹲在瞿燕庭腿边,换成他仰着脸:“那,小时候呢?”

瞿燕庭没料到被追问,缓缓地说:“我爸去世后,过年的时候我自己待在房间里,打开窗户看烟花。后来我妈也走了,我就抱着小风一起看。”

“就像现在这样?”

“嗯。”

“你刚才,一直在自己看烟花?”

“嗯。”

轻轻的一个字像颗烧红的玻璃珠砸进胸膛,烫得心口起伏,陆文握住瞿燕庭垂在腿上的手,卑鄙地趁虚而入。

他试探道:“瞿老师,为什么不结婚,找个陪伴你的人?”

瞿燕庭躲闪地眨眼:“没有合适的。”

“那什么样的合适?”陆文问,“好看的,一般的?胖的,瘦的?年纪比你大,还是比你小的?”

瞿燕庭缄默不语。

陆文说:“女人,或者男人?”

瞿燕庭顷刻间心慌,想抽手却被牢牢地抓着。陆文温柔又决绝地逼问,带着手心因紧张悄悄沁出的汗:“回答我,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瞿燕庭躲避地撇开脸。

陆文顿了下,说:“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整天笑我傻?”

瞿燕庭掩饰着慌乱:“……你就是傻。”

陆文正中下怀,嘴角咧开一个小弧度,点了点头:“我确实傻,明明量了尺寸,还是把戒指做小了。”

瞿燕庭扭过脸,有些不安:“那怎么办?”

握着他的手向下移,陆文用指尖掐住了他的无名指指根,仿佛一切都计划好的,又好像是冥冥中注定。

“反正你也没合适的人,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

远处的夜空爆开烟花,和星光融在一起,陆文说:“你的无名指空着,先让我的戒指占住好不好?”

※※※※※※※※※※※※※※※※※※※※

抱歉更新晚了。

喜欢跨界演员请大家收藏:(www.xunread.com)跨界演员迅读网更新速度最快。

跨界演员最新章节 - 跨界演员全文阅读 - 跨界演员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跨界演员 迅读网

猜你喜欢: FOG[电竞]没出息的庄先生协议搅基30天破云2吞海放肆[娱乐圈]北斗一见到你呀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掌心宠爱不要怂,就是怼玉雕师她是影帝女朋友撒野地下情人回到私奔前夜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山海高中重生之丁浩暗黑系暖婚小情人他那么撩第三次重生拥抱分你一半这题超纲了重生之商界风云某某
完本推荐: 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就是不想死全文阅读睡够了吗全文阅读帝王娇宠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丝丝入骨全文阅读轻狂全文阅读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一部)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穿到古代当名士全文阅读神鉴全文阅读非爱不可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综琼瑶—善气迎人全文阅读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我真是非洲酋长王者风暴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知全能者万界公众号小阁老超脑太监仙师无敌画春光诸天最强配角神医凰后嫁入豪门77天后异界铁血商途夫人每天都在作妖洪荒:数据大魔猿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家有悍妻怎么破旱魃神探豪门巨星是我初恋两千年后的诡异游戏快穿之女配指南朔明我绑定了神医系统重生嫡女悍妻农门娇俏小厨娘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史上第一密探天神诀巧为农家女

跨界演员最新章节手机版 - 跨界演员全文阅读手机版 - 跨界演员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跨界演员 迅读网移动版 - 迅读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