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迅读网 >> 战神魔妃 >> 第282章 最后的美好时光

第282章 最后的美好时光

当我昂首走进昭阳宫的书房时,魔弦和所有议事的长老们都惊呆了。

我没有理会那些惊讶的长老和族长们,径直跑到魔弦跟前。

拉了他的手,笑笑说道:“婚礼的事不急,先放放!

嗯!你先回望月楼,弄点吃的给我,我饿死了。”

长老们瞬间目瞪口呆,书房里面下巴掉了一地。

灵轩看着我,作石化状,我从梨花谷追到昭阳宫。

人人都以为出了天大的事,谁知道我跑上来,喊魔弦回去为我做饭?

魔弦现在已经被我,当厨子使唤的节奏了吗?我连一顿饭都不能解决了吗?

整个书房中,只有魔弦的反应还算正常,他看看我,笑得相当灿烂。

二话不说,搂了我就朝书房外走去。

边走边说:“今天想吃什么?我马上就去做。”

留下一屋子的长老大臣们,呆坐良久,面面相觑。

摇摇头,慨叹一声,不再说话。

望月楼内,珍馐铺了一桌。

我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一个时辰了,还没有停过筷子,形象相当难看。

我真的饿坏了,连话都来不及和魔弦说一句,不停地往嘴里塞着东西。

魔弦大汗,这个节奏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做了这许多菜,本来以为我每样只是尝一尝。

谁知道我在一盘盘扫荡,恨不得把盘子直接倒进口中。

前面他还忍住看看,不说话,到了后面。

他吓坏了,因为我吃了一个时辰。

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眼看要将这一桌的菜都装到我肚子里。

他慌忙上前,拉住我,以为我受了什么刺激。

他担心地说道:“月儿,今日你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我看他那个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本想和他说孩子的事。

可他光看我吃个饭,就吓成这个样子。

我要是现在告诉他,他不要吓傻了?

况我现在刚刚有孕,以魔弦对我的在意程度,一定每天把我捧在手心上。

他那样霸道又紧张,一定对我诸多限制,还会对望月楼的侍婢们诸多要求。

到时候弄得昭阳宫中,人人都知道我怀孕了,我走到哪里都会变成珍惜动物。

还有十来天就要和他大婚了,他要是天天这样限制我,我肯定受不了。

还是先享受几天快活的日子,等大婚后告诉他,给他个惊喜吧!

我笑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饿了,想念你做的菜了。”

他总算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我吃得差不多了,拍拍手。

走到他身边,往他身上一靠。

幽幽说道:“我先不回梨花谷了,就留在望月楼,在你身边。

等着嫁给你。”

他眼神一动,欣喜万分,我终于不再颓废,恢复正常。

他放心不少,笑笑说道:“好!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你喜欢吃什么,我就为你做什么。

还有别的要求吗?”

我笑笑,无比享受他的宠溺。

抬抬眼,看看他,慵懒地说:“有!我最近身子乏,灵力损失太多。

我要你每天给我补充灵力。”

他笑笑,刮刮我的鼻子,说道:“好!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全部拿走都行。”

我笑得分外灿烂,他果然是我自己挑的夫君,深得我意。

我突然想到,我这样子,约莫还有几月,就要显怀了。

我变成女子后,也知道女子的容貌顶顶重要。

这要是显怀,约莫就没有这么好看了。

不行,我得让魔弦多为我画几张画像,等我显怀时让他多看看我现在的颜。

省得狐族那帮妖精天天打他主意,经历了月仙的事。

我已经相当警惕,绝不能让那帮心怀叵测的小妖,挖了本姑娘的墙角。

我当下从魔弦怀中起身,看着他。

笑笑问:“弦哥哥,我好看么?”

魔弦一愣,呆了一下,我从未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他也从未当面夸过我美艳,我突然问他,他不知我何意,倒有些惊到了。

我今日分外奇怪,完全不复落霞谷时的霸气,和过往的神经大条。

梨花谷沉默大半月后,我突然转了性。

今日对他分外依赖和甜腻,一副小女人的嗲气和柔美。

弄得他有些眩晕,见我笑盈盈地看着他,嘴角浮现出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

他心神一动,笑笑,说:“当然,我的月儿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

我笑得更加得意,点点头:“那好!你每日为我画十张画像好不好?”

我算了一下,这十多日,每日十张,就是一百多张。

让他在我显怀时每天看一张,足够撑过我生下麟儿了。

到时候,本姑娘就又美回来了。

“十张?”他有些惊讶,他作画一向用心,这十张要占用他很多时间了。

我挑挑眉毛,说道:“怎么?你不愿意?”

他笑笑,拉了我的手,说道:“这倒不是,月儿,你喜欢,我可以天天为你画。

可为何一定要每天画这么多?”

我眼珠一转,找了个借口,说道:“弦哥哥,按照神族的规矩。

我既然嫁你,你自是要按照女家要求准备聘礼。

我拿了你半身灵力,这算一部分聘礼了。

可我还想要一些,你这些画,就当作给我的聘礼。

也不用以后都这样,从现在算起,一直到我们大婚那天。

每天十张,好不好?”

他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丫头,古灵精怪。

既然我下定决心娶你,自然要满足你的要求。

你都说了是聘礼了,我又怎会拒绝?

不要说十张,就是一百张,你的夫君也会去为你做。”

我笑靥如花,点点头,说道:“嗯!每一张都要画得很美。”

他揽过我,轻轻抚了一下我的脸,说道:“月儿,我会用心,但你知道。

再美的画都比不上你的真颜。”

魔弦越来越会说话了,我笑得很是开心。

幽幽说道:“不要紧!只要我喜欢就好。”

在望月楼的日子,我和他过得很甜蜜。

天天腻在一起,片刻也没有分离。

魔弦春风得意,他终于要娶到我了。

而我也提前进入了状态,变成了他的小娇妻。

只是最近我变得分外的作,非他做的菜不吃。

非他泡的茶不喝,每日问他补充灵力,让他为我作画。

人也变得越发懒散,不是窝在他怀中,就是赖着他抱我。

一点灵力都不肯浪费,一步都不肯走。

我现在这状态比他之前封了我修为时,还要作了几分。

他有时候也觉得奇怪,为何他每日输送这许多灵力,却都被我全部消化掉。

等他第二天探查,我的灵力不止不见多,还隐隐有减少的迹象。

他百思不得其解,左右看我倒没有什么不适,也就不再过问。

反正他灵力多的是,又比我勤奋,加上他是魔族的君主。

有魔族大量的资源做底,每日补充下来,修为竟然不退反增。

只是我二人如此腻歪下来,开了一个先河,望月楼的一众女婢形同虚设。

到了后面,除了木棉和银花,望月楼不再留任何人侍奉了。

魔弦对我现在的表现相当满意,他终于毫无保留地彰显了他的男友力。

这爆棚的甜蜜引得魔族的男人纷纷侧目,魔君这一带头。

魔族的女人们纷纷以他为标准,要求高了许多,条件也多了不少。

动不动将魔弦的完美事迹挂在嘴边:“你看人家魔君只娶一位妻子。

你看人家魔君对妻子多好?

你看人家魔君日日为娇妻做饭。

你看人家魔君日日抱着娇妻。

你看人家魔君日日为娇妻作画……”

到了后面,不要说魔族那些将士受不了,就连风情如灵轩。

也忍不住,跑到我望月楼来投诉。

这一日,我正赖在魔弦怀中,听他为我弹琴。

灵轩闯了进来,我脸一红,刚要起身。

魔弦却按住我,挑挑眉毛,朝灵轩不耐地望过去。

说道:“灵轩,什么事情这么风风火火?

没看到我和月儿在弹琴么?”

灵轩一汗,拿了折扇出来扇了扇,去去火气。

清清嗓子,看了我一眼,终于说道:“嗯!我说表弟,

表哥能不能找你商量个事?”

魔弦有些不耐烦,冷冷说道:“说!”

灵轩再次看了我一眼,幽幽说道:“你能不能管一下你望月楼的奴婢?

日日跑到我听雨轩却嚼舌根,去和我那几位娇妻美详细描述你的表现。

你能不能收敛一点?这样下去,还让不让魔族的男人活了?”

我大汗,这灵轩过来,原来就是为这事,看来最近他的日子过得很是不如意。

我看着灵轩那张疲惫不堪的苦瓜脸,心中顿时很欢乐。

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当了吃瓜群众,占了前排座椅强势围观。

魔弦发挥了一贯的冷淡臭屁。

看了灵轩一眼,冷冷说道:“这倒是奇了?我宠我的妻子,和你们又有何相干?”

灵轩气得吐血,他瞪着魔弦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是魔君?

你这一带头,魔族的女人都拿你当模板,要求魔族的男人按你的标准做。

你只有一个老婆,我有五个。

按你的来,我这身老骨头就是散了架也办不到。

你宠你的妻子,我没意见。

可你那些不开眼的婢女到处宣传,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以前我们狐族的男子只要耍耍嘴皮子,自然有大把的美人。

可你现在这标准一出来,不踏踏实实做点实事,我们娶个妻子都难。

你说说,狐族都这样了,更别说其他的族。

你这样下去,是不是想让魔族的男人都娶不到妻子?”

我“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魔弦有些无奈,看灵轩如此生气,居然将此事上升到魔族男子婚姻大事的份上。

他只好缓了缓,幽幽说道:“我如此宠月儿,也是因为月儿是我的妻子。

月儿是独一无二的,换了别人,我断然不会如此。

魔族的女人们,自然不能用月儿做标准来要求。

我也是万年来,才等到这一个,以前也没有这种作风……”

灵轩“哼”了一声,说道:“这我不是不知,要换了别人。

对月姑娘这样的估计和你也差不多。

可那些女人又不懂,看到你的做派。

就人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月姑娘,个个对我们诸多要求。

你说郁不郁闷?”

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魔弦看看我,帮我拍拍背。

又递给我一杯茶,温和地说:“慢一点,喝点茶缓缓,当心笑疼肚子!”

灵轩大汗,怒视着他,说道:“你说吧!到底怎么办?

你要是不解决,我就赖在你这望月楼。

左右回去也是受气,还不如留在这望月楼膈应你。”

魔弦一汗,看看灵轩,灵轩一屁股坐了下来。

气鼓鼓地瞪着他,他无奈,估计灵轩所言非虚。

只好叹口气,幽幽说道:“你回去吧!至多我让月儿管束好望月楼的女婢。

不让她们再出去胡说八道就是。”

灵轩哧溜一下站起来,激动地说道:“你此话当真?”

魔弦大汗,无奈地说道:“你都这样了,我还能真让你留在这望月楼不成?

自然是真的。”

灵轩高兴万分,边往外走,边说道:“如此甚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总算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

魔弦看了看他,幽幽递过去一句话。

说道:“其实,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做法。”

灵轩诧异地回头看他,魔弦笑道:“你只娶一个妻子不就得了。

其他的美妾你散了不是更好?”

灵轩一个趔趄,几乎摔倒。

********************************

神族,禁宫。

八大长老分列在大殿内的各个方位。

天音冷冷地站在旁边围观,大殿中间的一把椅子上,绑着一位满身伤痕的女子。

女子身材瘦削,黑发遮面,看不清容颜,气息相当微弱。

眼下她已经昏迷过去,头低低地垂下,生死不知。

从落霞谷回来后,长老和天帝就闭了关。

在这禁宫中呆了二十多天,无人得以知这禁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长老中的梵初发声了。

对着天音说:“音儿,我们已经试了这十多日,这方法皆是按天书记载的施行。

可为何屡屡不能奏效,这抽取记忆的秘法到底是不是真的?”

天音皱眉沉思了一下,说道:“天书记载的,断然不会是假的。

只是这步骤上,却没有告知先后,我们只能一样样试下去。

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一定要在这几日成功。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彻底让月儿忘记那个男人,重新回归神族。

开始吧!我们再试试。”

梵初点点头,他看向椅子上绑着的女人。

皱皱眉,说道:“只是她这个状态,能不能扛到我们成功的时候?”

天音冷冷地看了一眼椅子上绑着的女人。

鄙夷地说:“放心!她死不了,我们还没有成功。

我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的死的。”

他右掌浮起一道灵力,朝那个椅子上昏迷的女人打了过去。

女人幽幽醒转,抬起头,头发朝两边分开。

竟然是锦瑟,她双目无神,嘴唇干裂,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

她愤怒地看着天音,喉咙沙哑,说道:“天音,你这个畜牲!

你答应我,只要我帮你,你就还我自由。

你为何如此待我?”

天音冷冷一笑,说道:“这只能说明你蠢,你愿意相信男人的话。

上一次当还不够,还要上第二次?

你们魔族这些蝼蚁,本就只配这样的命运。

再说,我也算对你不薄了,至少我把你带回神族了。

你要是留在魔族,一定会被他们千刀万剐。

另外,我不也归还了你的意识,让你不再是傀儡,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锦瑟愤怒万分,盯着天音。

说道:“你这个魔鬼,你哪有一点神族天帝的道义?

你卑鄙无耻,怪不得梵月不要你……”

天音猛地飞到她跟前,一连串清脆的声音响起,锦瑟被他扇得东歪西倒。

原本白皙的脸颊瞬间青紫一片,口鼻都渗出鲜血。

良久,天音终于住手,他抓起锦瑟的衣襟。

狰狞地说道:“锦瑟,你最好搞清楚!本帝可不是魔弦那个废物。

你做了这些事,他也只是逐你出魔族。

你再敢说一句胡话,本帝就扒了你的狐狸皮,将你一寸寸剁碎。

丢去喂狗,你清楚了吗?”

锦瑟打了一个寒颤,眼泪涌了出来。

她知道,眼前的天音就是一个魔鬼。

他说得出,做得到。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低下头,不再说话。

天音满意地拍拍手,看着周围默不作声的长老们。

说道:“开始吧!”

长老们点点头,分别朝锦瑟的头顶上方打出一道灵力。

八道灵力瞬间在空中融合在一处,变成一道七彩光束投射到锦瑟头上。

锦瑟瞬间被控制在光束中不能动弹,她痛苦万分。

冲着天音喊道:“天音,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你听你的,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放了我……”

天音狞笑道:“锦瑟,你最好乖乖听话,配和我们抽取你脑中的记忆。

你要是表现得好,说不定本帝一时高兴,真的会赏你自由。”

锦瑟绝望地大喊:“你这个魔鬼,你根本不怀好意,你还我意识。

就是为了抽取我的记忆,让我失去所有的记忆,连傀儡都不如。

你杀了我吧!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天音哈哈大笑,点点头,说:“不错!锦瑟,你总算聪明了一回。

不过,太迟了,话说,要不是你还有这点用。

可以当本帝的实验品,本帝早就杀了你,你以为本帝为何会带你回神族?

就是因为你还能再派点用场,至少,拿你们这些魔族蝼蚁做实验。

让本帝心中舒坦无比。”

他旋即看向空中的七彩光束,幽幽交代:“差不多了,大家准备好!

将记忆从她脑子里抽出来。”

长老们点点头,将灵力更多地注入到光束中。

锦瑟痛苦万分,仰天大叫。

光束猛地迸发出强烈的白光,这道白光在七彩光中生成。

和向下的七彩光线不同,这道白光开始在锦瑟头顶盘旋。

不停地从下往上蒸腾,啊!锦瑟发出凄厉的喊叫。

与此同时,一条条细弱游丝的细小光线,开始从她头上扯出。

随着白光朝上飘去。

天音眼神一亮,这些是?

他大喜,冲长老们大喊:“快!就是现在,根据书中记载。

她的记忆已经开始抽出了,我们在加强灵力。”

长老们惊喜万分,再次祭起灵力,朝锦瑟笼罩过去。

锦瑟全身都在颤动,仿佛抽取的不是她的记忆,而是她的生命力。

她发现,她的记忆,已经开始像潮水一样地朝外涌去。

她疯狂地抵抗,因为她看到,这些记忆中有魔弦的影子。

她眼泪涌了出来,她得不到魔弦的爱,但她不想连记忆都失去。

她开始咬紧牙关,拼命稳住心神。

让自己的意念运转起来,妄图留住这些记忆。

她这个动作一出来,刚刚离开她头部的细小丝线,竟然开始静止不动。

天罗眼神一凝,说道:“不好!她还有意识,这段记忆对她很重要。

她在抵抗。”

天音冷冷地看了一眼锦瑟,轻轻走到她身边。

握住锦瑟的肩膀,笑道:“锦瑟,何必呢?失去就失去了,不要再抵抗了。

为何要让自己这么痛苦?”

锦瑟泪流满面,摇着头:“不可以!我不可以忘了他。

你可以拿走我的一切,但不要让我忘了他,这是我仅有的了。”

天音哈哈大笑,说道:“原来你还惦记着魔弦,可是,你忘记了吗?

他不要你,他把你赶出魔族了。

他要了梵月,不要你。

对了,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在天狼山,那天,我把你丢给狼族的士兵……”

锦瑟摇着头,哭着说:“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说了!”

天音继续说道:“你知道吗?你这样不止他不要你,魔族也没人会要你。

做我的傀儡有什么不好?记忆消失有什么不好?至少你不会再痛苦了。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就这样活着,不也很好……”

锦瑟愣住了,她呆呆地说:“你说得对,说得不错!什么都不知道……

就不会痛苦了……我以后不会再痛苦了……”

刚才顶住的记忆开始继续朝上蒸腾,天音使了个眼色给长老们。

他们点点头,再次加强了灵力。

锦瑟头脑“嗡”地一声,记忆疯狂地朝空中涌去,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溢出。

她闭上了眼睛。

天音哈哈大笑,满意地看着锦瑟。

他威严地站到禁殿中间,环视各位长老。

说道:“各位长老辛苦了,最后一步,明日我会前往梵天血池中取出战神剑。

战神剑经过血池这近一月的浸泡,早就戾气横生,到时候就可以让魔族尝尝战神剑的威势了。

你们好好休息,等我将月儿从魔族带回,即可做法,将月儿的记忆抽出。”

众位长老相继点头。

梵初走到天音身边,看了看锦瑟,努努嘴,说道:“她怎么处置?”

天音看了看锦瑟,残忍地笑了笑。

说道:“爷爷,留她性命,等我从血池回来。

会带她一起去魔族,她毕竟是魔族的人。

就是死,也要让她落叶归根不是吗?

哈哈!这魔族的贱人,怎能死在我神族的地方?脏了我神族的土地。

再说,战神剑还需要一人的鲜血帮它开刃。

开了刃,才能屠了魔族那帮蝼蚁,哈哈哈!”

他如此疯狂,就连梵初都打了一个寒颤。

他顿了顿,咬咬嘴唇,终于说道:“音儿,月儿这次犯下大错。

还望音儿手下留情,不要太过责罚她。”

天音止住笑声,深深地看了一眼梵初。

说道:“爷爷!你想到哪里去了?这些蝼蚁怎能和月儿相比?

月儿是我最重要的人,也是我的将来的妻子,神族的天后。

这次我带她回来后,我们只要能顺利压制住双生花的毒。

让她忘了那个男人,我会很快娶她。

爷爷,我可以答应你,永远不会伤害她。

也不会背弃她,我天音的妻子,这辈子只可能是梵月。”

梵初点点头,说道:“好!音儿,是爷爷多心了。

音儿既然如此情真意切,爷爷也向你保证。

你需要任何帮助,我梵家都会配和。”

天音点点头,说道:“好!音儿先谢过爷爷了。”

喜欢战神魔妃请大家收藏:(www.xunread.com)战神魔妃迅读网更新速度最快。

战神魔妃最新章节 - 战神魔妃全文阅读 - 战神魔妃txt下载 - 敏懿的全部小说 - 战神魔妃 迅读网

猜你喜欢: 杀破狼饲鬼表妹万福我恨Tom驸马要上天奸恶之徒拯救恶毒女配(gl)夜青花窃香(快穿)皇家小娇娘有珠何须椟敛财人生[综].嫁纨绔想飞升就谈恋爱皇姐公子他霁月光风向师祖献上咸鱼师父他太难了我不成仙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戏精穿进苦情剧酒撞仙阁下独宠丑夫夏之叶归魂(gl)
完本推荐: 坤宁全文阅读三分野全文阅读学霸女神的娱乐圈生活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败给喜欢全文阅读没钱全文阅读天师不算卦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全宇宙最后一只猫全文阅读穿成霸总小逃妻全文阅读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撑腰全文阅读合约夫夫全文阅读网王——七月全文阅读福宝的七十年代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别过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伏天氏大数据修仙氪金成仙与大佬闪婚以后玄幻之写书成神网游之仙朝霸业神医弃女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武炼巅峰重生嫡女悍妻琢玉麻烦请叫我上仙混元修真录[重生]清初情缘帝国掌门人前方高能太初超神机械师海贼家族我打穿了僵尸世界我家爹娘超凶的最强圣临二次元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日常系神壕猛卒凌天战尊通幽大圣异界铁血商途

战神魔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战神魔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战神魔妃txt下载手机版 - 敏懿的全部小说 - 战神魔妃 迅读网移动版 - 迅读网手机站